完成F轮融资,但北森什么时候才能豹变?

鲤鱼再好,跳过龙门才能作数。

完成F轮融资,但北森什么时候才能豹变?

5月11日,国内人力资源厂商北森云计算召开F轮融资暨新品发布会,正式宣布完成F轮融资。本轮融资2亿6千万美金,软银愿景、高盛、春华资本、富达国际加入了新一轮投资行列。

说是5月11日,其实早在4月底,北森举办本次融资发布会的邀约海报就已经传遍圈内。北森的市场公关工作在业内一直受到高度好评,这轮F轮融资,想必也是蓄力已久。对北森来说,过去的两年,不能说难过,但肯定也不轻松。F轮融资的到位,尤其一干新股东响亮的名字,给了北森一个直抒胸臆荣光归来的机会。以北森的江湖地位,怎么大操大办,都不为过。

F轮融资,也是北森重振旗鼓的开始

北森的上一轮融资,是2018年的E轮。

2018年3月北森从新三板退市,随后在10月宣布了1亿美金的E轮融资。

在融资新闻里,北森表明这笔钱为三家老股东元生资本、经纬中国领投、红杉资本跟投。这个信息,颇值得玩味。

在业内同行眼里,融资金额不少,但北森的光环已经黯淡下去。撇开退市不谈,融资没有新资本方肯进入,已经是足够尴尬的槽点。往好听了说,是老股东有信心继续增持,往坏了说,是北森在市场上没有吸引力。2018年正是人力资源行业在资本市场的大年,彼时智联股价一路蹿升,猎聘成功上市,脉脉估值翻倍,boss直聘已经开始酝酿IPO。把目光转向HR SaaS市场,老对手大易被用友战略入股,喔趣薪人薪事安心记都拿了过亿大钱,云学堂更是C轮拿了5000万美金——在这种背景之下,老牌厂商北森竟然没有从任何新投资人手里拿到一分钱,这笔钱拿的有里子,但没面子。

而业内的动向也在传递北森的窘境。坊间流传北森业务增长不顺,竞对高价挖人,职场社交媒体脉脉上也一度爆料北森开始裁员。这种论调与北森E轮融资时CEO纪卫国接受采访信誓旦旦的“扩张到4000人,做行业第一”豪言壮语完全相悖。其他新兴势力不断崛起,融资金额也在不断攀升,作为HR SaaS老大哥的北森隐隐有了尴尬的体验, “北森是不是快挺不住了”,从2019年开始竟然成为了一个HR SaaS行业的热门话题。

所幸,2021年的F轮融资和新产品战略发布,宣告了北森的回归。

成绩当然值得肯定。

能拿到融资,说明在过去的两年中,北森的业绩稳步回升,一份不错的答卷,才能赢得投资机构的青睐。2亿6千万美金的融资金额,是江湖地位的重现,北森还是领先集团的北森。两年之内历经磨难,北森终归还是锦衣被身回到了主流视线之内。正了行业视听,就是第一流的作为。老牌玩家堂堂正正的站了回来,是给自己注入一剂强心剂,当然也震慑了这个市场上的对手。

但融完F轮,真的就很值得北森开心吗?

F轮也好,G轮也罢。以北森在这个市场事实上的收入和市场份额,只要北森愿意,北森可以继续融到字母表末尾。这是实话。

但高兴和自信之余,一直融下去,是北森配交出来的答卷吗?2.6亿美金很多吗?喔趣刚拿了1.4亿美金,云学堂刚拿了1.9亿美金。反过来问,北森拿不到2.6亿,市场会怎么看北森?

中国没有Workday,但中国有北森。

作为HR SaaS品牌和收入做的最好的头部厂商,北森几乎承载了整个HR SaaS的厚望。北森能长成什么样子,中国HR SaaS的玩家们就能繁荣到什么地步。这句话说了有人要笑,但环顾市场,收入和市场真的比北森做的好的HR SaaS,有几家?但北森也不能讪笑,融资到F轮,北森你还想融到哪儿?

这话刻薄,但可能是一众看好中国HR SaaS市场的投资人和从业者也想要的答案。北森上市后退市,退市后再融E轮F轮,作为企业经营的手段,无可厚非。但整个中国HR SaaS的龙头都玩成了这样,从业者们能开心到什么地步?企业服务在中国不好做,各家竞争也异常激烈,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北森一天没有风光上市,驳的其实是整个武林的面子。

叶问懂这个道理,所以宫宝森在他面前输了想法。

上市当然不是终点,但什么时候风光上市,是挂在北森身上的定时问卷。北森可以不答,不代表别人不想问,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满打满算,整个中国投资市场,融资到F轮的公司,只有115家。

老实说,我很难想象,北森再开G轮融资发布会,或者再开H轮融资发布会。

或者换个角度说,与其再开下一轮融资发布会,北森乃至整个HR SaaS不如向业内开诚布公的讲好三个问题的答案。讲解好了,北森得道升天,融不融资上不上市,也真就没人关心和质疑了。

第一个问题,收入到什么量级了。

知乎上曾经有人提问,MOKA和北森有什么不同。我冲上去了说了一句,MOKA跟北森是两个不同档次的公司,被北森的人点赞。北森不高兴被拿来跟MOKA比,能够理解。北森的业务模式,收入水平,跟MOKA确实不是一个类型。但被拿在一起比较,无论北森高不高兴,是群众们雪亮眼睛下的确凿认知。

被拉在一起比较,是因为大家觉得你们差不多档次。

MOKA在2021年的年会上宣布ARR过亿。这是什么意思?企业服务收入门槛有几个门槛,1000万、3000万、1亿、5亿、10亿,跟电影票房一样,分别代表了企业服务厂商的收入层级所在的规模档次。做到过亿,MOKA已经明显上了一个台阶,在互联网行业口碑也是爆棚。而北森无论是之前的2.6亿还是之后谣传的4亿收入,一句话,还是在MOKA一个区间段。如果去掉测评等收入,恐怕这个差距会拉的更小。

发布2021春季新品,特性很好,但能对北森收入的促进达到什么地步?如果北森后续不再向市场放风,透露收入的增长到达另外一个境界,那么,就等于肉眼可见的在被MOKA等友商拉近差距。当然,MOKA有MOKA的苦,在企服领域,收入也不可能瞬间说追就追。但老大哥数年耕耘,还不能跟小弟拉开身位上的绝对差距,外人问句廉颇是否老矣,也不能算故意找不自在,是不是?

第二个问题,战略高度怎么突破。

之前北森讲一体化,再接着讲PaaS平台,现在讲低代码。坦白说,是很好的战略。但战略好,和做的强,又是两码事。

最开始讲一体化和PaaS,对行业是高维碾压,因为没有竞品能支撑这么大体量的系统研发和业内号召力。几年过去,一体化已经不是秘密。随着资本加持,HR SaaS厂商几乎全面从单一模块进入了一体化阶段,北森此前的优势已经不再明显。而PaaS讲了这么多年,北森并没有从中得到飞跃式的发展。这个逻辑很清晰,竞品都有钱做一体化,还需要什么PaaS。再退一万步,北森的PaaS强到足以吊打对手的一体化了吗?低代码是潮流,又真的那么所向披靡吗?

前者没门槛,后者没优势。

从战略的角度,北森没有做错过。但战略这个事情,归结于果,还是要看在战斗力层面带来的提升和后续的进化能力。北森之前讲一体化和PaaS,是有业务层面的补强的。但在现在这个阶段,这种红利,还有多少?北森有一体化,对手也有。北森有PaaS,对手不关心。低代码与其说是故事,不如说是续貂。北森有新故事新战略新愿景吗?不知道。这市场现在不缺讲故事的人,而且讲故事的水平也都差不多。你讲的我也能讲,你讲过了我变着方法再讲一遍。北森的现状很像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所有人都承认你的先发优势,但你好像也就比我多两百米,而且恐怕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开始觉得北森的高度大不如前。

什么叫大不如前,你在客户面前忽悠的东西,我拿过来忽悠一遍,脸不红,还能额外发挥。

北森需要拿出更好更新的战略,去帮助业务更进一个层次。所谓的层次,就是对手一看,哦?还可以这样?这东西不仅仅是大家想看,而是北森作为领先者,自己也真的需要。

第三个问题,行业新愿景是什么。

收入、战略,属于从实到虚的层面。北森在这两个层面,都没有拿出更具说服力的结果,来宣告地位的稳固。但北森如果能拿出新的愿景,新的标准,又是另外一个说法。

纪伟国在E轮融资结束后提出的“扩张到4000人,做到行业第一”,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一个新的行业标准。在事实层面,HR SaaS行业确实还没有一家公司能做到这个规模。当然,北森自己应该也没有。

但这个标准,更像一个KPI,而非行业领军者的愿景。阿里巴巴永远不会说,我人最多,所以我是中国互联网行业最大的公司。统治力是靠一个行业同行都敬畏的结果和差距来建立的。马云当年说阿里要做到一天纳税一个亿,闻者皆胆寒,这就很有统治意味。

发布融资消息,宣布新产品,其他家这么干没问题,但放到北森身上,就叫差强人意。规规矩矩,就意味着泯然众人。从外面看,北森的市场活动仍然很多,品牌效应也在,但江湖地位真的没有那么牢靠。对手冲锋的加速度,可能已经超过了北森。对北森质变的盼望,似乎在某种程度成为了一个行业共识。收入拉开差距是质变,战略拉开差距是质变,风光上市也是质变。

但这三个质变,一个也没发生。

HR SaaS和CRM是中国唯二的两个企业服务大赛道,尤其在C端互联网创新势微以后,企业服务更加成为了万众焦点。作为重要行业的领头羊,北森好像到现在为止,也没寻摸到那个所谓的行业新标准,新愿景,并且当仁不让的扛起这杆大旗。如果真的哪家厂商在这时候站出来说一句“推动中国的人力资源数字化变革”,也算是站到了更高的境界,给整个行业吸睛。但北森给的,好像还是那个平庸的答案。所有人都觉得人力资源是个好行业,中国的HR SaaS也是个朝阳赛道,但这个行业的好公司,从业务指标到行业使命再到愿景,跟拔份这个词,扯不上半点关系。美国有Workday,但中国只有北森。

鲤鱼再好,跳过龙门才能作数。

全网公众号“谢秉航”,解读商业,解读企服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HRnote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上一篇 2021年5月11日 下午3:49
下一篇 2021年5月11日 下午5:2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