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总部的未来:难舍大厦情结,但规模将越来越小空间也越来越分散

大多数总部都将会变得更小。

据外媒报道,在新冠肺炎病毒大流行后,科技公司硅谷总部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些总部的规模将会变得越来越小,科技公司更倾向于将办公空间分散到成本更低、交通拥堵程度较低、税收较低的其他地区,而且更倾向于采用虚拟办公的方式。

“这是旧金山最健康的建筑之一。”最近的一个下午,Uber工作场所和房地产全球主管迈克尔-华科(Michael Huaco)参观了该公司的新总部,他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他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员工们沿着一段木质板材装饰的楼梯前往工作地点,然后穿过一个阳光充足的中庭,中庭同时充当了大楼自然通风的管道。会议室和有沙发的角落比比皆是;桌子很少。这里是科技中心,自然会有果汁吧和瑜伽馆。

“大厦情结”

只有一个小问题。许多Uber员工可能更愿意继续在家工作,即使来办公室,一周也只来几天。Uber并不是唯一这样做的科技公司。硅谷上上下下的科技公司都在想,当他们在暑假结束后全面重新开业时会发生什么。无论他们怎么做,其他行业的公司通常都会积极效仿。因此,设计机构M Moser Associates的查尔顿-赫顿(Charlton Hutton)表示,科技行业解决总部难题的方式,可能会再次为其他行业的新办公空间和实践开辟道路。

谈到写字楼,硅谷一直是一个奇怪的地方。对于一个公开目标是让软件“吃掉世界”、让所有生活数字化的行业来说,大多数大公司的工作实践看起来非常相似。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人们每天都会出现在办公室里。许多公司在总部花费了数亿美元,以容纳很大一部分员工。据报道,Uber在旧金山的新办公园区耗资1.3亿美元;该公司告诉投资者,它将在未来20年内花费10亿美元在该市租用办公空间。商业软件巨头Salesforce将在15年内向Salesforce Tower的开发商支付近5.6亿美元租金,租用61层大楼中的30层。苹果在库比蒂诺的办公园区类似宇宙飞船,最多可容纳1.3万人,耗资50亿美元,相当于每位员工38.5万美元。

科技行业并不是第一个遭受“大厦情结”之苦的行业。从克莱斯勒大厦(Chrysler Building)和西尔斯大厦(Sears Tower)到中国银行标志性的香港总部,企业总会为自己的成功竖起“纪念碑”式的总部。除了自我标榜之外,科技公司还有理由垂涎豪华办公空间。华丽的工作场所帮助这些生死存亡取决于人力资本质量的企业吸引员工,它实际上成为薪酬方案的关键组成部分。它们使团队合作成为可能,而大多数创始人都认为,无论是对是错,团队合作对于创新都是不可或缺的。由于许多快速发展的初创公司缺乏悠久的历史,每个人都聚集在一起的办公室可以帮助向所有员工灌输企业使命。

未来的科技总部

尽管如此,在新冠肺炎大流行蔓延到加州海岸之前,科技总部就已经开始显得不合时宜了。交通使每天的通勤成为令人难以忍受的两个小时的折磨。大多数计算机程序员来到办公室,但实际上是在其他地方工作——在云端中,在Zoom和Slack上。科技公司的办公室设计是为了让员工热烈地讨论工作问题,但实际上这里却常常出奇地安静。意识到这一点后,公司开始在硅谷之外开设更多这样的办公场所,并开始采取虚拟办公方式。斯坦福大学的尼古拉斯-布鲁姆(Nicholas Bloom)指出,新冠肺炎病毒大流行随后打破了平衡。尽管很难准确预测所有的办公空间将在哪里,但未来科技总部的轮廓正在进入人们的视线。

首先,大多数总部都将会变得更小。与许多其他行业一样,科技公司将把远程工作和办公室工作融合在一起。当领先的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最近要求其226家投资组合公司描述未来的工作时,三分之二的公司说是“混合式办公”。据报道,Uber正试图将其新总部的三分之一出租给其他租户。

办公室看起来也会有所不同。公司正在扔掉办公桌,为员工创造社交和协作的空间。Okta是一家数字身份管理公司,它正在成为一个“动态工作”的空间。在改建后的总部,大多数房间将很容易重新配置,让人们更容易聚集在一起。M Moser Associates预计,在疫情爆发前,科技公司为个人工作预留了一半的办公空间,为会议预留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办公空间,这样的比率现在将会发生变化。会议室的日常争夺战将不会那么激烈。

随着物理办公空间的缩小,虚拟办公空间将会扩大。这场新冠肺炎病毒大流行已经在谷歌、微软和Salesforce之间引发了一场关于哪一家公司将成为主导的在线工作平台的争夺战。一些不太知名的服务已经见证了用户数量的飙升,其中包括Figma,一个用于制作应用和网站原型的工具;Miro,一个虚拟白板,以及Envoy,它帮助公司进行健康筛查、点餐或预订办公桌。

为了避免远程员工感觉自己像二等公民,许多公司都在推行“数字优先”的会议政策。公司软件巨头Salesforce的人力资源主管布伦特-海德(Brent Hyder)表示,当Salesforce的员工可以通过数字方式开会时,他们应该尽量这样做。或者,正如他所说,“我们在Zoom上都是平等的。”许多公司正在计划更多的场外会议,以重新建立社交联系。Thumbtack的老板马尔科-萨帕科斯塔(Marco Zappacosta)表示:“由于我们在房地产上的花费要低得多,我们在这类事情上将有很多预算。”Thumbtack是一家为客户与当地水管工、遛狗者或其他服务提供商牵线搭桥的市场。

最激进的公司正在彻底取消总部——用行话说就是变得完全“分散”。数据管理公司Snowflake现在只在蒙大拿州的博兹曼设立了一个“执行办公室”。该公司的重心已经从以前的加州基地转移到了世界各地的办事处。正如其首席营销官丹尼斯-佩尔松(Denise Persson)指出的那样,这是有道理的,“我们95%的客户都在硅谷以外。”今年5月,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表示,它不再有总部,明年将关闭旧金山办事处。

随着这些转变的出现,它们将重塑科技加州的心脏地带。更多的公司将在该地区以外雇佣远程员工。更多的公司将效仿甲骨文、特斯拉和其他公司,将总部迁往德克萨斯州或佛罗里达州等成本更低、交通拥堵程度较低、税收较低的地区。硅谷将继续存在,尽管可能不是作为一个地方,而是更多地作为一个全球化网络存在。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HRnote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上一篇 2021年6月29日 上午9:57
下一篇 2021年6月29日 上午11:5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