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规商家“屡告不倒”,线上兼职平台安全隐患丛生

要建立安全、可靠的兼职环境不能仅是提醒用户小心甄别、及时投诉,解决入驻企业违规操作、“黑名单”商家告而不倒的难题才是平台正视责任、履行义务的关键所在。

编者按:本文来自界面新闻,作者 李彪,36氪经授权发布。

动动手指做任务,在家用手机挣零花钱,宣传语中的“日结”、“时薪”,再加上平台认证的“保障背书”,似乎让灵活的线上兼职成为宅家一族的“福音”,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近日,界面新闻记者通过黑猫投诉关注到,一些用户对线上兼职平台的“新手必做小任务”存在较多投诉,反映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商家篡改约定单数拒绝结算、部分小任务需兼职者垫付会员费、实名注册绑定身份证、银行卡等等。被投诉对象包括青团社、兼职侠、兼职猫在内的多家线上兼职平台。

以拥有数据记录的青团社为例,截至目前,黑猫投诉上共有青团社平台132条投诉,已回复130条,已解决104条。据界面新闻记者的浏览观察,绝大多数信息都与平台上诸如“2分钟小任务”的兼职岗位有关。

来自成都的王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下载青团社APP后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在主页的“宅家赚钱”栏目下选择了“手机任务”的线上兼职岗位,发布商家为沐阳奋亦诚商贸有限公司。

根据受访者提供的岗位截图显示,该商家状态为“企业认证”,还附有“青团保障”、“放心投递 兼职无忧”等一系列平台认证标识。

王女士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所谓“手机任务”的主要工作内容就是下载各种APP注册,“开始的几个还简单,比如注册淘宝特价版这种,但到后来就要进行实名认证、绑定银行卡、支付宝微信授权,还有几个要付费。”

王女士透露,付费项主要是用于注册后开通会员,而这一支出在岗位介绍中是并未提及的,商家以任务要求的名义,通知兼职者先期垫付。

由于后面多个任务都要垫付不等金额的费用,还需绑定银行卡,王女士在做完11单后打算放弃这份工作。按照招聘要求里“10单一结”,王女士找到商家要求结算时,却被告知变成了“做够15个后统一结算”,其中既包括兼职报酬,还含有提前垫付的费用。

黑猫平台记录显示,青团社在受理投诉后,客服人员不到一小时就联系到王女士,当天处理完客诉请求,备注为“客户表示满意”。

王女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了这一点,据她介绍,具体的解决方式为,与青团社工作人员加上QQ好友,对方直接转账付给她相应费用。转账金额基本能覆盖所做的任务报酬和垫付费用,但她并不清楚任务单如何计算的。

值得注意的是,有多家兼职用工单位已经成了投诉黑名单上的“常客”,主要有苏州五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沐阳县柯南网络服务中心、宿迁彩灿电子商务公司、沭阳奋亦诚商贸有限公司。

上述四家企业屡被曝光违约拒绝结算,所做小任务多涉用户隐私信息,甚至还出现同一商家在不同平台投诉中均是“榜上有名”。

界面新闻记者在最新版本的青团社APP上搜到了上述四家企业的岗位招聘信息,且主页的认证保障信息一应俱全,新手小任务也可以照常接单。

违规商家“屡告不倒”,线上兼职平台安全隐患丛生

违规商家“屡告不倒”,线上兼职平台安全隐患丛生

界面新闻记者就投诉问题与消费者反馈联系到青团社。

青团社工作人员告知,平台是明令禁止商家向用户收费,或是以任何名义让用户“垫付”,商家修改单数拒绝结算也属于违规行为。客服对于投诉都是在收到后第一时间回复,并加以核实处理的。

提及上述几家屡遭投诉的商家时,该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也处理过类似投诉信息,同样也注意到了以上几家公司的名字。公司在督促商家整改后,投诉比例有所下降,如情况出现反复,平台会考虑不与其进行合作。

至于“黑名单”公司为何能“屡告不倒”,以及是否存在“下架红线”等具体标准,工作人员称自己也不清楚,需要与相关业务人员沟通后以作回应。

关于“投诉后付给消费者的钱是平台出还是商家出”,工作人员则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平台会督促商家结算,但有些情况会由“平台出钱代付”。

此外,消费者王女士还告诉记者,青团社工作人员跟她直接转账结清款项后,并未告知其有关资金来源和处理相应商家措施的信息。

青团社在回复记者的邮件声明,入驻平台的企业、个人、发布的岗位,都会经过一系列严格审核,包括入驻系统自动审核、人工二次审核认证、岗位信息初审、岗位人工测试排查。接到用户投诉后,青团社也会第一时间核实并敦促企业整改。

此外,在兼职保障方面,该公司表示已与多家权威保险公司合作,为求职者提供3000元兼职保障和10万元人身保障。

青团社创立于2013年,主推“一站式灵活用工招聘服务平台”。最初主要面向校园兼职领域,继而拓展至全社会的兼职招聘、企业服务、云地推业务。平台主要负责兼职者与企业的双边信息撮合,盈利模式是按照求职线索的实际使用量向企业收费,每条5元,主要的流量入口有青团社APP、支付宝小程序。

2019年2月,青团社宣布完成数亿元由蚂蚁金服领投的B+轮融资,2020年、2021年连续两年入选“杭州准独角兽企业榜单”。

官网数据显示,超过3800万的青团社用户群中,65%为95、00后。平台发布的新手小任务大多带有“大于18岁”“满17岁”等要求。但在具体的审核过程中,界面新闻记者体验后发现,只需要点击报名,立即会跳转到商家界面,通知“你已被录取”,全程不需要任何年龄、身份上的认证流程。

线上兼职的安全问题还远不止于此,用户隐私信息与求职诈骗更是一大隐患。公司官微在2018年就有发布相应的官方声明、防诈骗指南。2020年,在工信部七批APP侵权情况的通报中,青团社在内的五家互联网招聘平台均被点名。

根据青团社出具的相关材料,记者了解到,平台APP此前是由于“首次开启即要求申请定位权限”而遭工信部点名“过度索取权限”。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一操作原本是为了匹配附近岗位的需要,现已整改获批合规。

互联网行业曾有“隐私换方便”的说法,但当隐私变成风险,因方便而产生问题时,灵活用工方式的创新就不能再是平台问题的“挡箭牌”。

对兼职平台来说,及时处理投诉、结清款项并不能同解决问题划等号,防骗指南、投诉通道、保险理赔更多是防御、补救之策,而非主动出击的治理手段。要建立安全、可靠的兼职环境不能仅是提醒用户小心甄别、及时投诉,解决入驻企业违规操作、“黑名单”商家告而不倒的难题才是平台正视责任、履行义务的关键所在。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HRnote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上一篇 2021年11月27日 下午1:33
下一篇 2021年11月30日 下午10:5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